焦灼症晚期

【R76R】Mr&Mr.Reyes(2)

史密斯夫妇AU,OW和BW是联合国成立的两个相互独立的秘密特工组织,然后他们的头儿结婚了。

配对:R76R

分级:NC17
Summary:如果他能在二十岁的时候拿起枪踏上战场当一位英雄,那没道理不能在三十岁的时候戴上戒指步入教堂成为爱人的丈夫。

此章傻白甜,笔者已然放弃剧情发展,循环播放甜甜der小更一节,有一些肉沫,还有一如既往地废话连篇。

(回忆了一下电影中爆破追车跳舞等情节,就想在脑袋上插一个竹蜻蜓不动声色地升天。)

 一个不留神被屏蔽了,加一小段剧情走图片吧...

http://wx1.sinaimg.cn/mw690/005EqTiFly1fhcpfqxmqoj30c82ckavg.jpg


唉写的好慢啊,干脆下章就离婚吧。(????)

【R76R】Mr&Mr.Reyes

史密斯夫妇AU,OW和BW是联合国成立的两个相互独立的秘密特工组织。

配对:R76R
分级:NC17
Summary:大家以为Reyes会这样孤独而自由地过完一生,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拿不准婚戒的款式而心烦意乱。

此章Reyes视角




认识Gabriel·Reyes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冷血无情的暴徒,执拗而不讲理,以暴制暴就是他的人生信条,文明和法律对他来说就是个屁,走到哪儿都是胜者为王的丛林和草原,永远别想从他的神态和话语里琢磨出嘲讽、怒火和幸灾乐祸以外的意思,你总能看到他身上那股亡命徒式的不管不顾,不在乎损失,更不拘泥于小节,做事情大刀阔斧,这种蛮干从没失败过,有时候又斤斤计较地像个偏执狂,有股不知来头的狠劲儿,对自己尤其狠得下心,更不用说对别人。

但谁都没法否认,这个混账又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英雄,战略天赋在这位战争之王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逆转局势仿佛是他的拿手绝活,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术都编进了军事教材。而在见识了那样的头脑和体格后,彻底的执行和完全的信任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暴君有自己独一套的正义法则,谁都撼动不了,他就是有这个本事,所以战后执政者为他加冕,冠以死神的名号去收割罪恶。

大家以为Reyes会这样孤独而自由地过完一生,或止步于一颗穿透大脑的子弹或止步于心电图的平滑的直线,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拿不准婚戒的款式而心烦意乱。

早上八点,电梯平稳而高速地向顶层运行,轿厢内只有一个黑皮女孩儿在津津有味地划动着平板,她穿的亮眼又夸张,眼影的颜色十分大胆,曾有不知死活的人嘲笑她就是一个人形自走的调色盘,她笑着boop了一下可爱的同事,第二天他电脑屏幕上的热辣女模特就变成了300斤肥佬的半裸自拍,不可更改还附赠一段恶心的开机音效。

抵达楼层的提示音响起,统一黑色制服的特工们各自分工有条不紊地布置着一家贸易公司的办公层,Sombra最近接到一个完全不酷的命令,不是骇入银行系统也不是操控无人机投放炸弹,仅仅是调查一个普通人,这事儿她干了无数次,每次都能挖出惊天猛料,然而这份算得上完美的履历上无聊到没有一点乐子可找,反倒让人觉得非常有趣,Reyes居然真的爱上了这么一个家伙。

“噢——Gabe——”她推门而入的时候恰好看见了桌面上没来及收好的婚戒宣传册,于是立刻用发现闺蜜给暗恋对象写情书的语气为老板的脸色火上浇油。

“说真的,你该把所有款式都买下来,套满他的十个手指,这样才显得你爱他。”sombra继续添乱,顺便把过审的结婚申请和印着Jack·Morrison大名的简历盖在宣传册上,她应该把那张正要发火又硬憋了回去的臭脸印在T恤上挂到内网上去卖,疯抢?一定的。

这是Reyes第三次尝到了这种让人耳根发烫的难为情。

操!他难堪地骂了一句。

第一次发生在战争胜利后的庆祝游行上,一个脸蛋跟苹果一样的小女孩踮着脚要给英雄的脖子上挂一个花环,他只好蹲下来,接受感谢和善意的亲吻,然后这个抱着他脖子的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冲她母亲喊道:“妈妈,我长大了要嫁给她!”,如此明目张胆的求婚,来自混球们的口哨和起哄立刻在人群中引发了一次小高潮,更有好事者用拍立得照了下来,事后他把照片抢了回来,但小Reyes太太的事情还是传了好久。

第二次距离现在只过去了两周,那就是一次普通的约会,让他最烦的那种——在高级餐厅共进晚餐,突发任务让一个月前的脏衣服安然无恙地躺在脏衣筐里,衣柜里没挂起来的正装皱成了一团抹布,还有一股放久了的怪味道,皮鞋蒙着厚厚一层灰,没拧上盖的鞋油成了干尸,他突然想起之前Mccree发了他一个购物链接,带有清洗护理等功能的高级鞋柜,现在买两个便宜一半。在形象问题上,Mccree积极地像只全年求偶的孔雀,但在家务问题上,他能懒出一个新的吉尼斯纪录,Reyes斜了一眼门口的木质鞋柜,回复了一句傻逼。

然而现在报应落到了不会打扮的乌鸦头上,像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Reyes十分在意自己在男友心目中的形象,又深知上帝在创造自己的时候,并没有把品味倒进去,所以他每次见面时都很谨慎,去杰克琼斯把店员搭配好的模特成套成套地扒回家,按顺序摆在衣柜里,西服定制了一套最普通的款式以备不时之需。

实际上他现在累的不行,身上甚至还有没散尽的硝烟味,拧住眉心考虑是不是把约会推到明天或者周末,他在想怎么说才能让那张一个月没吻过的嘴不发出失望的“好吧...”,他又想起上飞机前的那通电话,Morrison重复了两遍我想你,下飞机的那通又加深语气说了一遍我太想你了,一共三遍...

妈的!

他心里反复念叨着Jack·Morrison想Gabriel·Reyes,然后气势汹汹地拿起整框的脏衣服冲到干洗店,付了双倍的钱让他们两小时内熨好这套正装,又拦车去最近的商场买了新鞋,心里仍在循环播放那句话,仿佛jack·Morrison想Gabriel·Reyes成了他至高的生活动力,如果他想在高级餐厅约会,那就是天经地义的自然规律,没有迟到,没有毁约。

所以当他提前了半小时抵达餐厅的时候,心里难免生出了一丝儿童式的得意,隐隐期待着一个就别重逢的吻,虽然等着他的是一份惊天动地的头奖。

Reyes虽然讨厌这些正式的场合,但并不代表他会显得格格不入,相反,特工的身份要求他能迅速在各个角色中切换,他擅长隐藏自己的想法,所以伪装和说谎的功夫炉火纯青到让人看不到破绽,但当欺骗对象是恋人的时候,谎言被识破的可能让他惴惴不安,于是他又在心里把事先预演过很多遍的出差细节又检查了一遍。

Morrison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的研究员,经常加班,出差参加各类会议。听上去不是份好工作,但薪酬可观。父母在家乡经营着农场,Reyes看过照片,心想jack身上那股谁都没法拒绝的善意大概是来自父母的馈赠。热爱健身和阅读,是个狂热的军迷(那真是太好了),但在上大学和从军之间选择了前者,“天知道我有多后悔。”(他说这话的语气和表情真是可爱透了)

Reyes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捏造一个既和男友经历相衬,又能给人格魅力加分的形象。很快,在那句“那你呢?”之后他已经完成了编造,成功让Morrison相信自己的恋人是一位退伍军人(这就完美地解释了那些疤),父母在战争中过世(这他没撒谎),现在就职于一家外贸公司当商务经理,在对工作内容表示厌烦的同时还不要脸地表示自己精通多门外语。

于是他心怀鬼胎地接受来自爱人的崇拜和吻,压抑心底那股莫名的恼火,自欺欺人地告诫自己:Reyes,只是谈恋爱,别想太多,这迟早会变成你孤独终老时打发时光的回忆。

但是这个迟早在他们交往一年后还是没有来临,甚至没什么征兆,Reyes一次又一次用蹩脚的理由放弃理智和思考,纵容自己在名叫Jack·Morrison的迷宫里晕头转向。

直到迷宫擅自决定封死了出口,他彻底出不去了。

Morrison出现在侍者身后的时候,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这是他的习惯,所以Reyes总是早到半小时,他非常享受那双世界上最蓝的眼珠转来转去锁定自己的样子,发现了就会在脸上燃起一个让人心软的笑朝你走来,他每次都会随着彼此距离的缩短而心跳加速,毫无例外,甚至偶尔想起来,还会笑着自嘲别是得了心脏病。

超级士兵不会得心脏病,大部分疾病都和他们无缘,唯独爱情是没人能免俗的绝症。

Reyes对求婚时的情景记得比他办公桌底下的自爆密码还要清楚,能正放倒放还能随机播放,当时他们久违地来了个吻,Morrison问他工作顺利吗,但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看了两次时间,他没在意,就把掌心贴在男友的手背上,深情并茂地讲故事,讲了大约两分钟,他发现Morrison没在注意听,目光游离在别的方向,有什么事儿能让他在约会时分神?Reyes刚蹙起眉头想要把对方的注意力叫过来时,Morrison突然抽走了他掌心下的手背,好极了,刚好达成生气的最低标准。

“Ja....!?”

一直沉默的室内乐队突然的演奏打断了他,提琴手更是起身朝两人的方向包围了过来,Reyes心里隐约觉得大事不妙,狐疑又有点慌张地站起来,凳腿蹭出一声响,他如临大敌地反应过来看向自己的男朋友,立马就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了货真价实的计谋得逞和逼良为娼的狡猾,虽然那很迷人。

操——?!

即使是在最糟糕的战况下Reyes也没感受过这种手足无措和绝望,他僵直着身体像是被钉住了,表情维持在一个镇定和见鬼了的古怪维度,可能是快要见鬼了,没人在乎这个,被求婚的人做出什么反应都是情理之中,用餐的其他食客纷纷投向祝福的目光,妈的,智障都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几百年前的电影就有这个桥段,Morrison从侍者手里接过一大捧红玫瑰,然后从兜里变出一个蓝色天鹅绒的戒指盒,缓慢地单膝跪下,该死,怪不得童话书里的王子都他妈是金发碧眼的,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友把求婚必备的一切元素补全,心脏变成了一只驯不好的狗崽子要冲出胸膛上蹿下跳地告诉众人——Gabriel·Reyes紧张成了一个傻逼!

“听着,我知道这俗透了,你肯定会一直拿着这件事嘲笑我,但我想问的是,Gabriel·Reyes,你愿意做我的丈夫吗?”

他的语气带着点紧张,但神态又是那么的胜券在握,他抬起眼,用满含爱意和诚挚的海洋邀请恋人航行余生。

目光交错的一瞬间两种相同的感情像疯长的枝蔓难舍难分地交缠在了一起,Jack·Morrison确定自己得到了回应。

我愿意。